关陇文化百科

广告

六盘山花儿的内容、形式是怎样的?

2011-12-26 07:01:02 本文行家:关陇民俗

关于六盘山花儿的形式、内容我曾有一篇文章专门谈及六盘山花儿的形式、内容等问题的。今天再转抄过来,重新表示我对六盘山花儿的认识的观点、态度。

西吉花儿小歌手西吉花儿小歌手


 

我曾有一篇文章专门谈及六盘山花儿的形式、内容等问题的。今天再转抄过来,重新表示我对六盘山花儿的认识的观点、态度。首先我说明几点:一是六盘山花儿流布的地域就在六盘山地区周边34百里之地20多个县境内;二是六盘山地区不是现在行政区域意义上的狭隘概念。三是古老的六盘山山花,没有任何曲令标识。四是“花儿”作为人类文化遗产之一,在市场化、信息化、科技化、现代化的条件下,应该立足改革,在改革中求发展,但是改革不是复制别人的成果,改革要有自己的新东西,改革要注意扎牢“根基”,植根民众生活繁荣自己。改革要走大众化的道路,即内容形式多样化,手段现代化的自我发展道路。这些,六盘山地区的音乐家没有做到,在那里举办花儿活动,把人家别的地方创编的新花儿曲调在花儿网上下载下来,堂而皇之的冠上自己的名字,教唱给自己的学生或者一个演唱团体,去领大奖。

六盘山花儿客观的讲,叫关陇“花儿”比较合理。以大山冠名,可以叫六盘山花儿,因为陇山即六盘山,关山是六盘山山系的一座小山,在甘肃庄浪、张家川县和宁夏泾源县境内。以河流冠名,即可叫泾渭花儿。当然宁夏文化界应该以六盘山花儿的名称叫最符合自己的地域特色。六盘山“花儿”是关陇地区民歌中的一类形式,还有几种叫法,歌手用干嗓子喊的,叫“干腔”花儿;在放牧时喊的,叫“放羊娃调”或牧歌;在麦趟里喊的,叫“赶趟”花儿。因为 “花儿”大多是喊唱男女爱情和男女情感方面的内容的,所以,又叫“情花儿”、言辞低级、酸麻的叫“臊花儿”或“酸花儿”。过去,喊“花儿”的人都是家境贫困、且都是一个粗字不识的农民,所以,人们又蔑叫他们为“穷酸鬼”。叫法虽不一,但其特点基本相同。它通俗浅显,语言拙朴,感情真挚、生活气息十分浓郁。

严格意义上的六盘山“花儿”是和西北其它少数民族地区长期流传的“花儿”在内容、腔体、形式、唱法上是完全不一样的,和六盘山地区专业“花儿”歌手喊唱的河湟“花儿”、洮岷“花儿”、临夏“花儿”的变异性“花儿”有原则的区别。根本的区别是“无令”“无牌”。不能把六盘山地区“花儿”歌手喊唱的河湟、洮岷、临夏等地区流传、借鉴过来的变异性“花儿”,误认为六盘山“花儿”或“陇中”花儿,或六盘山“花儿”。我们认为六盘山“花儿”作为六盘山地区的一种民歌形体,发掘、研究工作还是一个空白。

但是,我要说明的一点,现在各地流变的花儿腔体、旋律,都是六盘山地区花儿歌手演唱的,也是六盘山花儿,但它不是六盘山地区本源花儿,这一点要严格区分开来。

六盘山“花儿”的曲调高亢悠长、凄凉,喊唱者善于触景生意、抒发内心感情,听来让人心酸、痛憷、流泪。六盘山“花儿”歌词一般以4句式或3句式结构为特点,每句七字、5字或3字见多。我国最古老的诗歌总集《诗经》基本上是4言句式,但到北魏时期则向5言过渡,东汉则又兴起7言句式的诗。唐末以后,54句和74句的诗更趋于规格化。六盘山“花儿”受唐诗形式的影响,54句和74句的形式多,3句式、5句式的形式是六盘山地区劳动人民的独特创造。

    它的韵律要求比较严格,5句式“花儿”除第3句可以不押韵外,其余4句都必须合辙。其起句与第4句一般是押仄韵,25句押平韵,这样歌唱起来既抑扬顿挫,又容易上口,便于记忆,3句式 “花儿”要求都押韵。不管3句式或5句式,衬词都很单一,每句里都离不了一个“唉喲喲”、“唉喲”的衬词。

六盘山地区境内普遍流传的“花儿”,它的传唱形式大都在山坡、田间、赶脚时进行喊唱的。放牧的、劳动的、赶路的,漫几句花儿,给人以甘甜、喜悦或凄凉悲愁之感;特别是收割季节,为提高劳动情绪,驱赶劳动带来的疲乏,花儿们嬉情逗趣,相互对唱起情调优美、婉转动听的“赶趟花儿”,给劳动者一种无尽的精神力量。 

六盘山“花儿”作为西北地区一种特殊的民间艺术形式,它有与众不同的艺术风格和独具特色的艺术魅力。它不仅有优美的腔调和动人的旋律,而且还有很强的叙事性和抒情性。尤其是描写男女爱情的花儿,更令人陶醉,比兴确切,内容丰富。

隆德、泾源、西吉“花儿”粗犷、豪爽、热烈、奔放;欢乐中夹杂着惆怅,苦闷、凄凉;并以境内的地方名作比兴。隆德、泾源、西吉“花儿”多以回族喊唱者为主,“花儿”内容反映的多是“商貿交易”、“脚户”等赶脚“花儿”。作为丝绸之路上的驿站、重镇,连结、贯通着绚丽多彩的古代文明的隆德、静宁、西吉、华亭、庄浪,这一带的“干腔花儿”,在人静夜深时的赶脚者,或荒坡幽谷的放牧者,或火辣辣的收麦地里都有人漫“花儿”。大量的传统“花儿”,内容涉及到地理、历史、天文、自然各个方面。

有专家说,六盘山花儿是哭出来的。的确,六盘山花儿没有欢快的节奏,只有悲切和凄凉。这不仅因为它的歌词反映了时代的悲剧性情绪和爱情的悲剧性主题,还在于它音乐的哀怨、呻吟的悲剧性旋律。从它那黄土高原般起伏的旋律中,我们分明感觉已经接触到忍受苦难的人民的灵魂深处了”。通过“苦难”显示出崇高,通过“毁灾”展示出希望。

分享:
标签: 六盘山 花儿 批评 第二部分 | 收藏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关陇民俗主编王知三 为国际亚细亚民俗学会会员,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,中国民俗摄影协会永久会员、第一届理事会理事,中国民俗学会理事,中国民俗学会农业民俗研究委员会委员;原任甘肃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,现为甘肃省民间文艺家协会顾问,甘肃省民俗学会理事,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,甘肃省科普作家协会会员,甘肃省当代文学研究会会员,甘肃省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理事;甘肃省平凉市文联委员,平凉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,甘肃省民俗学会•关陇民俗研究会执行理事长,平凉崆峒诗词学会副会长;静宁县作家协会荣誉主席,静宁县民协主席,静 ...